大发客户端

                                                                        来源:大发客户端
                                                                        发稿时间:2020-08-11 20:13:47

                                                                        崔大使:这是我们外交官真正必须做的工作。我的好朋友布兰斯塔德大使在北京,我本人在华盛顿,我们将继续竭尽全力。

                                                                        米歇尔:我想问个有关TikTok的问题。特朗普总统说要禁止它,现在它很可能被微软收购。根据中国的法律和能力,北京可以要求从任何这样的中国公司获取数据信息。基于此,您能理解为什么特朗普总统和美国政府要确保TikTok在美国运营时北京不能获取任何有关美国公民的数据信息吗?

                                                                        伯恩斯:崔大使,谨向您致以最热烈的欢迎。在把采访转交给安德利亚·米歇尔之前,我想阐述一点想法。我认为美中关系可能处于1971年、1972年尼克松总统打开中国大门以来的最低点。在美国,人们对中国政府放弃其对香港人民的承诺、印度与中国在喜马拉雅山地区发生边界冲突,以及中国在南海的活动感到非常关切。几十年以来,你和我都在政府中参与美中关系相关工作。在我看来,我们正在脱离近40年来的合作轨道,朝竞争方向迈进,包括在军事、经济、5G问题上。我对安德利亚、您和你们的采访提出的问题是,我们在竞争的同时(我们当然在竞争),能否找到就应对气候变化、疫情和其他重大全球性问题的合作之路?

                                                                        崔大使:我们双方都需要更加努力工作,以克服当前困难,尝试解决、消除这种疑虑甚至恐惧。我们必须面向未来建立建设性和互利关系。

                                                                        米歇尔:几个月前,当疫情刚开始流行时,特朗普总统曾称赞习近平主席应对有力,但现在情况大不相同了。他们之间还有什么交流吗?

                                                                        所以我的问题是,北京是否意识到这里非常强硬的态度?是否意识到美国两党和几乎所有领导人都对中国和北京政府持负面看法?北京能做些什么来缓解这种关切?因为这是外交的一部分。目前,我们根本没有看到中国政府有什么和解的表示。

                                                                        米歇尔:大使先生,我知道尼克·伯恩斯将问您最后一个问题。我只想说,感谢您参加论坛,阿斯彭安全论坛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论坛。

                                                                        崔大使:进行污名化当然是错误的。这种病毒被世卫组织定名为“COVID-19”(2019冠状病毒)。世卫组织有一个规则,就是任何病毒的名称都不应同任何特定的人、族群或动物相关联。这是国际规则,我们所有人都应该遵守。至于全球霸权,中国当然无意谋求全球霸权。但在美国,人们如此热衷于谈论这个话题,让我觉得似乎对此存在执念。

                                                                        米歇尔:再次感谢您。我认为,尼克正确地指出了一点,即目前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很少有事情能达成政治共识,但对中国的疑虑和敌对是其中之一。因此,我们两国都有工作要做,以克服那些分歧。

                                                                        米歇尔:他们真能在未经北京批准的情况下作出决定吗?